sherlimozil

写连载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臆想

1946年.春.一个午后


“oh …你看见了什么?…镜子里”


“……他……Theseus”


“……”


“…他在我们都白发苍苍的时候…”



“Tina…也许我们不应该在春天结婚,这是个离去的季节”




“I'm here”

群内接画共20位太太参与。

可以猜一猜各位太太都是谁哦⁄(⁄ ⁄ ⁄ω⁄ ⁄ ⁄)⁄






最后附上群的传送门:-D

欢迎各位吃all1146的同好加群鸭(。・ω・。)

群内接画游戏,第一棒以及最后一棒。

今19:00准时揭晓全过程。

此前请尽情脑补吧【调皮

 @122133lmh 

叶凌寒太太的flag!冲鸭各位!!!!
@122133lmh 副队!

寒雪凌天:

真的是flag
发现这条flag并且热度达到350我就开始all1146漫画长篇连载
【贝尔科实验梗,不懂的可以去查,梗源来自半勺】
绝对不打tag嘿嘿嘿
这个才是真•小透明号,我相信没人能发现我的

【KT白】收集癖

#我流#

杀手T自认作为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打扫房子真的不是他能上手的领域。

在打碎了第不知道几个盘子后,KT决定先整理杂物。黑色主调的房间里找出来的都是白色的小物件,从床缝里扣出个印着1146的名牌。

大概有那么回事,KT揉揉眉心,仔细回忆了下。好像是有那么一天早上1146找不到标志差点迟到。

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到处都是这些小东西了啊?KT拖出个纸箱子把白色的不属于他的小物件都一股脑的扔进去。

毕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一脚踢倒了一个纸箱,KT看着漫天飞舞的白色碎片陷入了沉思。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那天战场风带气那片破碎的衣角飘到面前被他一把抓住,就这样攥在手里打完了那场仗。结束后随手放在口袋里,直到穿破了掉出来才再次发现。

再然后呢?

再然后他的生活中似乎总是缺少一抹白色,他将看到的白衣碎片都顺手收集。

一开始是顺手,接着是刻意,他去寻找能找到一切关于白色的东西。

所以现在KT将散落了在四处的碎片门再包回箱子里,看着一排同款白色牙刷,漱口杯犯愁。给他的休闲时间并不多,杀手T细胞工作相当忙碌啊,不过比起中性粒可是悠闲些了。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怎么把房间整理干净的啊?一开始都是什么都不会,在1146变成家居好手之后,而直到现在KT还是个糙汉子。

一衣橱的白色衬衫有破损的有完整的,从管理装备的哪里拿到这些衣服可不容易。可是收集的太多也太占衣橱了。

KT一把将衣橱门摔上“管它呢”他想,反正现在也没胞管他。

白色同款从拖鞋到内衣整整打包了八个箱子,KT封好箱子堆在一起。叉腰环顾房间,算是一个大进步。自满的点头,肯定了自己功绩。

为了放这些定西,KT早就把本就很少的个人物件丢的差不多了,也就剩黑色的家具黑色的墙漆。

“不能刷白色的墙,白色的家具也不行!怕你在家里都能隐身了。”

那时他们也是坐在一堆没拆的纸箱里讨论着装修。

后来就不怕了,在他抓住那片衣角的时候就不用再怕了。

1146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不能再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回家了。


“你不是应该保护他的吗!?
不不不不!
1146什么时候需要别人保护过!
你被他的一往无前吸引!
也因他的一往无前永远失去了他!
你那时在干什么!
为什么大意到需要他挡在你面前!
你也不需要他保护!
1146为什么不懂!?
你能抓住的也只是衣角而已!
你以为你凑出碎片就能把他拼回来吗?
你以为他还会敲响家门吗!
你以为这里没有他还能叫家吗???
你为什么不相信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这些东西你都分不出哪个是他用过的!”


“吵死了!!!!!”

捂着脑袋停下这天旋地转,KT觉得他快要窒息。大口喘息的浑身被冷汗浸透,离水的鱼也不会比他狼狈了。

KT平复下气息,把东西一股脑的整理出来。他应该搬回宿舍了,这些都是带不走的。

他想起那天他也睡在火中和今天一样的漫天灰飞,靠着小小的执念小小收集癖也随着散的到处都是不会再有了。

KT踏着碎了一地混着感情的灰烬,转身走去集合。

一如未曾相识的模样。


【2646】赴一场命定之约会


#凋亡私设#
#我流HE#


“1146,如果我们以后不做兄弟…”
“2626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当然能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当然啦,随便问问嘛!”




“即使注定要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中性粒,现在看上去也还是一个孩子啊”2626压了压帽子心里感叹。

就像当年他们的教官不能送他们一样,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早就当他们担任起教导髓细胞的职责时,倒计时也随之开始。

2626环顾四周这是他们出生的地方,他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应该飞速的赶回宿舍,却忍不住慢下下脚步。

大抵是因为不擅长告别,这段太过熟悉的路,是最后一次踏上了。

故作平常的他打开宿舍门,正赶上4989的离开和他打最后一个招呼——“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如鲠在喉

宿舍里空空荡荡,2626还能呼吸到他们欢笑时的空气,1146应是第二个走的,他们的东西都不多,几乎没有私人物品。


但是4989会把用坏的匕首收集起来,2048会将能记住的战死兄弟的编号记在本子上。

2626打开抽屉摩挲着他用许许多多其他纽扣掩盖起来的属于1146胸前的第二颗扣子。2626不敢将它缝在自己的工作服里面,那是太过炙热的温度。

1146没有没有收藏过任何东西,曾经他们一起不信邪的翻遍他的床桌,真是什么都没有。

“他不曾想要拥有过什么。”

2626晃了晃神,他想现在也许已经不能叫他1146了,这个编号已经发给了一个陌生中性粒。

当从下开始消失,2626前趋跪在了地上。他用手支撑爬上1146的床。整齐的被褥被拖到地上,床单也皱的一塌糊涂。

他将1146的衣物攥紧,似乎能揉进骨血中的抱在怀里,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早上一起喝的那杯麦茶的味道。

深吸一口,整个空间都安静下来。他记得还是髓细胞的时候,捉迷藏,1146最擅长当鬼抓人,相对的他一点都不会躲藏。

他记得当他一把将1146拉进小箱子一起躲藏时他手腕的触感。

狭小的箱子里,缝隙中透着一点点光他们看不清对方却都知道对方在看自己,他们互相捂着嘴笑了起来。

2626闭上眼睛还能回忆起隔着衣物1146与他接踵擦肩的温度。

他们最后笑的太大声被2048抓出来的时候还是停不下笑声,一对视便笑的更欢。他们也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

最初2626的刘海没有那么长还能看到刘海底下露出的眼睛,也许是懒得打理。也许有其他什么原因。

例如,看不见眼睛的话上课睡觉真的很不容易被发现。但是1146总能知道他在看他。

“也许是兄弟之间的默契?”4989这样说过。

他们当然是一辈子的兄弟。

这短暂的一生,他能握在手心里的只有那颗纽扣,但其实他还想能握住那双扣过这颗扣子的那双手。

当一点点流逝,记忆也随之破碎模糊,当随着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睡在这里为什么想要抱紧什么的时候。

这是他们都必须去赴的约会,他们最终都会化为万千星辰。




“哇,现在应该都结束了吧?”
“那你也不能直接进去啊!”
“别在意那么多,唔这个床好乱!”
“乱起码还有东西吧,我这个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总之先收拾起来吧,兄弟们!”
“啧,我可不想和你做兄弟。”
“别闹了,我们当然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8946】一场湖光山色

【学步】


1146习惯睡在较高的架构上不打扰别人也不容易被发现,杂菌出现也可以出其不意的攻击。

被拉走抵在小巷墙壁上时,不过转瞬,只是多年来熟悉的气息让他安心:“4989…出什么事了”

本就昏暗的地方眼睛被蒙上世间便是陷入一片虚无。
“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啊,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宿舍了啊,1146~”故做无谓慵懒的语调带出愉悦的声音里拌着搅碎的咬牙切齿。


像多年训练出的动物直觉1146本能的不予反驳闭上了嘴。


4989恶劣的仿佛是个在明明熟悉无比的路线上假装初次造访慢慢探索的引导者。路过两座对立的山丘上凸起让他玩心大起,费了些唇舌便在上面各拔起一座小屋。双子峰上两座双子塔,而被格外偏爱左边的屋子染上了粉色。这有灵的土地不满他的偏心,微微颤抖起来。

从四对略高的丘陵中跋涉过,进入一片黑色的森林,林中耸立起的玲珑白塔,是他要攀登的地方。
他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工人,他最终要填满的是那个幽幽的深渊,攀上顶峰开凿出白色的辅助液,液体喷涌出在土地上形成一个个水潭,工人并不在意,离开白塔越过两个拦路的巨石,和一道浅浅的墙垣,借着白液在深渊中探路。工人发现他的填充物实在比深渊入口大的多了,勤垦的工人,认真负责的拓开深渊的入口。

缓慢的填满,达到目的地的喜悦让他忍不住轻吻这片他深爱的土地。

1146只觉得他亲临了造世之初,从虚无开始先有海洋,被波澜带起狂风中漂泊。山峦一座座迭起太过的充实感,挤的他喘不过气。被带到空中,惊慌过后一片天光让世界随之失声,他呼喊着造世主的名字却被扼止于口腔,只能呜咽着抓紧唯一的依托。

破晓降至,土地随之渐渐平静…暖阳照耀中那是一片湖光山色。



【癌白、8946、KT白】段子X3

1、8946

[refuse]

在4989游走卡住时顺手拍了拍1146的臀部之后,1146第一次拒绝了4989拉他一把的请求。

2、KT白

[hat]

1146已经不知道杀手T偷袭摘了他的帽子之后,又扔回他的脸上一脸嫌疑说他警惕性低多少次了。
终于1146还是没忍住:“杀手T你是不是……讨厌我?”然后被气(?)的满脸通红到“冒烟”的杀手T用帽子遮住了脸。

3、癌白

[final]

毁天灭地之后,是趋于永恒的平静。
走在最后的少年还是最初的样子黑发白衣,与一片寂静中抱紧那个苍白的尸体喃喃“好饿啊”

【癌白】忒修斯之船

*私设有*
*大量对话流*




“又见面了,杀手先生~”
1146停下脚步环顾四周,明明是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却怎么也看不到人。


昏暗的小道中
少年坐在纸箱上晃着腿冲墙缝里出现的1146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再次问候,杀手先生”

1146一个箭步轻跃,不与他废话直取首级。

“杀手先生,这里只有你我。为什么不和我说说话呢?”癌后仰跳下纸箱躲过刀刃。“杀手先生不去追肺炎球菌吗?时间不多咯~”

“哎呀哎呀,不与敌人废话?”
“闭嘴”

“知道名字了,1146先生…”

这个癌细胞总是出现在他周围,他能感觉到这个癌细胞似乎从不与他认真战斗,明明能躲过去的一刀却为了摘下自己的帽子命殒。

1146从尸体手里拿回帽子戴上,双手合十安抚灵魂,再度游走寻找肺炎球菌。

难得清闲的轮休时间1146泡了杯茶坐下,闭眼稍作调整突然感觉到光被遮住。
“1146……知道名字了呢。杀.手.先.生.”癌按住1146拔刀的手。“杀手先生怎么就不喜欢与我说话呢?我还什么都没做不是吗”

1146感到一种脱力感叹了口气“你想说什么?”
“唔…和我一起建立新世界怎么样?”
“不可能”
“那和我一起走走?”
“不”
“明明对作为普通细胞时候的我那么随和啊。1146先生可真无情。”
“癌细胞是要消除的存在。”
“今天真平和不是吗?”
“你出现前,是的”
“1146先生你这样睁着我也很难办”癌细胞面对着坐在1146腿上压制着不断挣扎的四肢。
“那就让开”
“让开了1146先生就不会和我聊天了呀,明明没想这么早暴露的,只是看到先生突然特别想知道先生的名字啊…”
“你想做什么?”
“建立新世界?”
“和我搭话想做什么?”
“不知道,只是这么想就这么做了。”
“上次你就已经知道了”
“?”
“1146”
“啊……是吗?诶……!”
两人因为重力双双向后倒去,1146猛然发力抽身反手一刀了结了癌细胞的这次的生命。保持着普通细胞状态的癌让1146生出一种愧疚感。

双手合十

浑身血污的1146在冲洗室遇到了癌细胞,一副等了他很久的样子。
“先生这次也是大胜利呢,不去洗澡吗?”
“现在洗了也是白洗”
“这次愿意和我说话了?”
“你很奇怪”
“那么先生愿意告诉我你的编号吗?”
“???”
“醒来的时候就特别想找先生聊天呢”
“??你已经看过两次了”
“啊…难怪每次醒过来的时候总是少了点什么。是记忆啊…这可真是让人害怕”
“我以为你无所畏惧”
“会忘了先生是最可怕的事情,其他的当然无所畏惧”
“……1146”
“编号?先生的?”
“是”
“先生也不用那么无奈,反正你也摆脱不了我”
“为什么缠着我?”
“先生是特别的。”
1146用手压了压帽檐,他看见NK超这里奔来。不再多话抽出匕首便与癌细胞打了起来,NK迅速加入战局。

冲掉身上杂菌与癌的血迹,1146鬼使神差的想要留下这件破的不行的制服。



护送迷路的3803到达目的地,转身便被一个略小的少年抱住。
“好久不见,杀手先生。去喝杯茶吗?”
“杀手先生泡的茶总觉得好喝一点,说起来啊这次醒过来的时候忘了好多事情的感觉…”
“难怪这次来的格外慢”
“啊呀,杀手先生是在等我吗?”
“并未”
“嘛……等不等都无所谓了。没想起来第一时间找你真是抱歉了。不过这次遇到了其他的白细胞,他们都没看出我是癌细胞诶。原来白细胞也不是都和杀手先生一样无趣啊”
“性格都有各不相同的,觉得我无趣,去找有趣的不就好了”话刚出口1146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心口闷闷的感觉让他不舒服。
“杀手先生真是无情,总觉得重要的回忆消失了,被其他的记忆取代了。结果在看到杀手先生的时候才感觉到害怕”
“我要去巡逻了”
“啊?这次不先杀了我吗?”
“NK就在附近”
“真是无情啊杀手先生”

过了很久1146才再次见到癌,刚刚结束了一波杂菌的攻击癌站在杂菌中间侧头看着他。

“初次见面,温柔的杀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