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imozil

写连载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群内接画共20位太太参与。

可以猜一猜各位太太都是谁哦⁄(⁄ ⁄ ⁄ω⁄ ⁄ ⁄)⁄






最后附上群的传送门:-D

欢迎各位吃all1146的同好加群鸭(。・ω・。)

群内接画游戏,第一棒以及最后一棒。

今19:00准时揭晓全过程。

此前请尽情脑补吧【调皮

 @122133lmh 

叶凌寒太太的flag!冲鸭各位!!!!
@122133lmh 副队!

寒雪凌天:

真的是flag
发现这条flag并且热度达到350我就开始all1146漫画长篇连载
【贝尔科实验梗,不懂的可以去查,梗源来自半勺】
绝对不打tag嘿嘿嘿
这个才是真•小透明号,我相信没人能发现我的

【all1146】透



“4989,你又迟到了。”明明平常到都是第一个到的…,这样想着2048有些担忧“路上遇到什么事了?”

“啊……抱歉抱歉,感觉好久没有看到1146…噫”4989下意识开口却惊觉有些不对……哪里说不上的奇怪,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让2626从身后偷袭了个正着。

“噗……1146是谁?你该不会又看上哪个中性粒了吧。说起来你上次和谁在交往来着?”

“说不定是红血球,NK、KT都有可能啊。”2048看着被2626问的有些窘迫的4989,忍着笑意在一旁凉凉的补刀。

“行了你们。我之前交往的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啊,2001那边要支援,那我先过去了!”
4989话音未落就跑了出去,留下两胞面面相觑。

“所以…我们和2001的队怎么熟起来的?”

“不知道,但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等两人也按着巡逻路线分开,一直坐在长椅上的1146,还是没选择跟上去。茶水间的普通细胞,端着两杯麦茶坐在了1146旁边。

嘈杂的环境中静谧的空气漫延在两人之间,1146没有端起放在腿边的麦茶,不是不喜欢,只是不能喝。

“杀手先生不继续跟着了吗?啊,也是先生继续跟着也没用了,现任男友忘记了自己,接下来是打算找前任吗。”

故作天真的表情,散漫柔软的语调,织成的话却让1146双拳紧握才能控制住不在公共场合对他大打出手。

不过即使如此,这自言自语也够让路人退避三舍了。

“杀手先生,与其想着为什么他们看不见您还会渐渐忘了您,不如想想我为什么能看见你不好吗?” 

自知不可调戏的太过癌细胞还是好好做着伪装,言语间收敛了许多。“先生不能开口说话,瞪我也没用。说不定是我足够爱先生呢?若真是这样,那杀手先生会感动吗?”见1146干脆转头闭目养神肌肉绷紧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样子,癌细胞眼神稍冷却是咧起个笑

“公共场合先生不能无所顾忌,不知先生找到我的藏身之处了吗?我一直等着先生啊。” 


猛地起身,1146一个跃起借体之转势抬腿一个横扫向癌细胞的面部袭去。保持着无奈的笑意,本着下腰一躲,却被顺势向下一踏踩翻下长椅。活像自己翻下椅子的蠢样。癌细胞也不恼,就背着地的不雅姿势,看着1146潇洒走远。

“啧,果然还是要去找杀伤性T细胞啊”

看不见也是有方便的地方的,例如可以再次光明正大的走进KT的卧室。1146抱胸靠在墙角,整个人快要固化,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不被人看见的?大抵是平常被忽略习惯了,直到好久不见的4989回家时他才发现自己变得“透明”并且会被渐渐遗忘“这样也好”1146心下慰叹。

KT是喜欢睡在家里的主,毕竟T细胞和中性粒虽说都是免疫细胞工作也是有所区别的。

和KT的分手是顺势而已,他们最初在一起也不过自然而然。

开门声响起,明知对方大概是看不见的还是伸手拉下帽檐遮了遮。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心跳也由稳及乱。1146倒是不知道当看着KT取下他旁边衣帽架上的便服时是倾心多些还是惆怅多些。

“果然如此”四个字跃入脑海,1146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发现那处早不知何时皱紧。

KT是他最后一个尝试,癌细胞为什么能看到他他不知道。也不需要考虑,不过是工作更方便。伸了个懒腰,等KT转身时便从窗口一跃离开。



“单刀赴会,看来KT也看不见您啊。嘛,不过也是毕竟……啧”被锋利的刀刃划断了话语,癌细胞也只能闭嘴后跃暂避,不然被划断的就是他的动脉了。 “杀手先生一如既往的利落,就和您一如既往的不被他人关注一样。”

“我不会杀害朋友哦”用组织体挡住刺向心脏的一刀,面对十二分认真的1146单方面躲避也不是办法。用组织体将人渐渐包围,缠上脚裸倒吊起

“不过,杀手先生这么认真不让你失去行动力的话也不会听我好好说话吧”

1146起腰隔断脚上的组织体,却被缠上了手腕,刀刃一转划破束缚,空中转体稳当落地,一个后蹬就超癌细胞冲了过去。横刀胸前,冲力被瞬间构成组织体墙阻挡,被缠绕的无法动弹。

“杀手先生…这里说话也没关系哦~只有我们两个……” 

“…闭嘴”长时间没有开口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音量不大却足够有威慑力。

癌落在稍远的位置“杀手先生此刻的声音我会珍藏的。难的一见呢如此、脆弱的、杀手先生~”

和组织体认真缠斗的1146,似乎听不见声音。皱着眉被骤然收紧的组织体压迫着气血上涌不受控制的吐出一口鲜血,1146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找一个突破口,鼻腔中也有温热的液体留下,眼球也将夺眶而出,耳鸣中癌细胞染着怒意的声音倒是清晰可闻。 


“温柔的杀手先生,对自己真是一点都不温柔啊。审时度势就不在你们免疫细胞的字典里是吗!”

“杀手先生,留在这里看我创造新世界怎么样?”
或许是1146这幅虚弱的模样太过有欺骗性,癌细胞在看着他垂下头的那一刻还是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突然暴起的1146将匕首末入癌的胸膛时,从他眼中看到了一笑意的了然。

“咳……果然还是这样的杀手先生更吸引人,呵呵……杀手先生…如果我对您视而不见,您不是也就和我一起消失了?”

“……职责所在”

“真尽职尽责呢……”

1146走出这栋危楼范围,两人的血污混在一起。他想着,某种意义上的他也算是消失了吧,换洗衣服变得麻烦了啊。

#七夕的极限摸鱼#
#爱情急救箱#
#意识流KT白#

“In case of love at first sight ”




“break glass!”

【F3 →1146 ←癌】也无风雨也无晴



#西幻pa#
#私设如山#
#癌白HE#



“1146……1146……”

从脸盆中抬起头,抽过一旁的毛巾擦干。刚才好像听见了4989的声音?贪恋着太阳晒在脸上的温度,时间快到了…

1146撩起刘海,按了按那个伤疤。原本在那的红色的眼球被将他视为不祥的人们剜出。他当时大概才出生不久,时间久远的1146早就忘记那时的疼痛。

疤痕却一直留在哪,是时间刻下的印记。比他大两岁的2626试图阻止,结果两目失明。他当时实在太小了,在他总爱玩2626刘海的年纪,是2001告诉他的。

他们拥有和恶魔同样的白发,注定被遗弃的存在。

大众太害怕了,亲生父母也恐惧着遗弃他们。也因为这头白发他们被吸收到军队。国家宣称着这样能洗脱他们的罪恶。

放下刘海,静默弥漫。1146将刘海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

祭祀随着他它上石板而开始,鼓点敲击着的是他的脚步。阳光洒在他身上,难得能露出双眼,却什么也看不见。

“咚”

他并不依赖光明,他希望着,祈祷着: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能无所顾忌的在阳光底下生活。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祭祀,都是同一个目的地。

对他们wbc来说民众的恐惧,远比比恶魔可怕的多。

上一次,他单刀赴会,奉命堵上地狱和人间的裂缝。被祭祀的尸体会留在高台直到秃鹫将尸体啃食殆尽。

他的光明在那时献给飞鸟,碎在了天空。

“咚”

他从炼狱爬回人间,4989、2048说等他。

恶魔的那一头白发是他最后看见的东西,他不知道那个恶魔在想什么,他将他放回人间,似乎早就料到他还要回去。

他不能和4989他们见面了,即使没有这场祭祀也不能了,被恶魔染色的人是被天堂拒绝的。

这次应该也是和上次一样,黑红色长旗飘扬,那日是个晴好的日子。

约莫又到了一个夏天,木棉成荫。他在营地外种的竹子也该能与树比高了。恍然能听到竹林飒飒的声音。

他感觉阳光褪去,几滴水落在脸上。和4989那天将他压在身下挡住塌陷时,滴落在脸上的泪珠感觉一样。

“4989是不是又哭了?”

“咚”

2001是他们中最大的一个,2626是第二,小时候全靠他们两个五个人才能活下来。

2626因为眼疾早早和前辈们团聚了,2001也在一场战争中没有回来。4989那时也总哭,2048骂他小哭包。可1146很羡慕4989,想哭就能哭。

2048呢,他在一场处死异端的绞刑之后就没再听到他的声音。

当他从地狱爬回来,只有2048和4989还相信他,他告诉他们他没有在地狱看到2001、2626他告诉他们他们不是被神抛弃的孩子。

现在呢,也许他才是不祥。
恐惧能让人坚强也能让人化为厉鬼。

“咚”

当他被绑在祭柱上万民的欢呼,他也应该高兴,只是嘴角抬不上去。

难得的烧祭,不留尸体的。

他们所期望的太平盛世,从来都与他们无关。

烟熏火燎中他恢复了视力,他只有一条路能走。他驻足回首,天又放晴了,前路如何也无谓了。




白发恶魔早就等在哪儿,他迫不及待的将1146拥入怀中。

“欢迎回来,我的灵魂伴侣~”





【KT白】收集癖

#我流#

杀手T自认作为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打扫房子真的不是他能上手的领域。

在打碎了第不知道几个盘子后,KT决定先整理杂物。黑色主调的房间里找出来的都是白色的小物件,从床缝里扣出个印着1146的名牌。

大概有那么回事,KT揉揉眉心,仔细回忆了下。好像是有那么一天早上1146找不到标志差点迟到。

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到处都是这些小东西了啊?KT拖出个纸箱子把白色的不属于他的小物件都一股脑的扔进去。

毕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一脚踢倒了一个纸箱,KT看着漫天飞舞的白色碎片陷入了沉思。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那天战场风带气那片破碎的衣角飘到面前被他一把抓住,就这样攥在手里打完了那场仗。结束后随手放在口袋里,直到穿破了掉出来才再次发现。

再然后呢?

再然后他的生活中似乎总是缺少一抹白色,他将看到的白衣碎片都顺手收集。

一开始是顺手,接着是刻意,他去寻找能找到一切关于白色的东西。

所以现在KT将散落了在四处的碎片门再包回箱子里,看着一排同款白色牙刷,漱口杯犯愁。给他的休闲时间并不多,杀手T细胞工作相当忙碌啊,不过比起中性粒可是悠闲些了。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怎么把房间整理干净的啊?一开始都是什么都不会,在1146变成家居好手之后,而直到现在KT还是个糙汉子。

一衣橱的白色衬衫有破损的有完整的,从管理装备的哪里拿到这些衣服可不容易。可是收集的太多也太占衣橱了。

KT一把将衣橱门摔上“管它呢”他想,反正现在也没胞管他。

白色同款从拖鞋到内衣整整打包了八个箱子,KT封好箱子堆在一起。叉腰环顾房间,算是一个大进步。自满的点头,肯定了自己功绩。

为了放这些定西,KT早就把本就很少的个人物件丢的差不多了,也就剩黑色的家具黑色的墙漆。

“不能刷白色的墙,白色的家具也不行!怕你在家里都能隐身了。”

那时他们也是坐在一堆没拆的纸箱里讨论着装修。

后来就不怕了,在他抓住那片衣角的时候就不用再怕了。

1146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不能再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回家了。


“你不是应该保护他的吗!?
不不不不!
1146什么时候需要别人保护过!
你被他的一往无前吸引!
也因他的一往无前永远失去了他!
你那时在干什么!
为什么大意到需要他挡在你面前!
你也不需要他保护!
1146为什么不懂!?
你能抓住的也只是衣角而已!
你以为你凑出碎片就能把他拼回来吗?
你以为他还会敲响家门吗!
你以为这里没有他还能叫家吗???
你为什么不相信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这些东西你都分不出哪个是他用过的!”


“吵死了!!!!!”

捂着脑袋停下这天旋地转,KT觉得他快要窒息。大口喘息的浑身被冷汗浸透,离水的鱼也不会比他狼狈了。

KT平复下气息,把东西一股脑的整理出来。他应该搬回宿舍了,这些都是带不走的。

他想起那天他也睡在火中和今天一样的漫天灰飞,靠着小小的执念小小收集癖也随着散的到处都是不会再有了。

KT踏着碎了一地混着感情的灰烬,转身走去集合。

一如未曾相识的模样。


【2646】赴一场命定之约会


#凋亡私设#
#我流HE#


“1146,如果我们以后不做兄弟…”
“2626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当然能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当然啦,随便问问嘛!”




“即使注定要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中性粒,现在看上去也还是一个孩子啊”2626压了压帽子心里感叹。

就像当年他们的教官不能送他们一样,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早就当他们担任起教导髓细胞的职责时,倒计时也随之开始。

2626环顾四周这是他们出生的地方,他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应该飞速的赶回宿舍,却忍不住慢下下脚步。

大抵是因为不擅长告别,这段太过熟悉的路,是最后一次踏上了。

故作平常的他打开宿舍门,正赶上4989的离开和他打最后一个招呼——“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如鲠在喉

宿舍里空空荡荡,2626还能呼吸到他们欢笑时的空气,1146应是第二个走的,他们的东西都不多,几乎没有私人物品。


但是4989会把用坏的匕首收集起来,2048会将能记住的战死兄弟的编号记在本子上。

2626打开抽屉摩挲着他用许许多多其他纽扣掩盖起来的属于1146胸前的第二颗扣子。2626不敢将它缝在自己的工作服里面,那是太过炙热的温度。

1146没有没有收藏过任何东西,曾经他们一起不信邪的翻遍他的床桌,真是什么都没有。

“他不曾想要拥有过什么。”

2626晃了晃神,他想现在也许已经不能叫他1146了,这个编号已经发给了一个陌生中性粒。

当从下开始消失,2626前趋跪在了地上。他用手支撑爬上1146的床。整齐的被褥被拖到地上,床单也皱的一塌糊涂。

他将1146的衣物攥紧,似乎能揉进骨血中的抱在怀里,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早上一起喝的那杯麦茶的味道。

深吸一口,整个空间都安静下来。他记得还是髓细胞的时候,捉迷藏,1146最擅长当鬼抓人,相对的他一点都不会躲藏。

他记得当他一把将1146拉进小箱子一起躲藏时他手腕的触感。

狭小的箱子里,缝隙中透着一点点光他们看不清对方却都知道对方在看自己,他们互相捂着嘴笑了起来。

2626闭上眼睛还能回忆起隔着衣物1146与他接踵擦肩的温度。

他们最后笑的太大声被2048抓出来的时候还是停不下笑声,一对视便笑的更欢。他们也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

最初2626的刘海没有那么长还能看到刘海底下露出的眼睛,也许是懒得打理。也许有其他什么原因。

例如,看不见眼睛的话上课睡觉真的很不容易被发现。但是1146总能知道他在看他。

“也许是兄弟之间的默契?”4989这样说过。

他们当然是一辈子的兄弟。

这短暂的一生,他能握在手心里的只有那颗纽扣,但其实他还想能握住那双扣过这颗扣子的那双手。

当一点点流逝,记忆也随之破碎模糊,当随着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睡在这里为什么想要抱紧什么的时候。

这是他们都必须去赴的约会,他们最终都会化为万千星辰。




“哇,现在应该都结束了吧?”
“那你也不能直接进去啊!”
“别在意那么多,唔这个床好乱!”
“乱起码还有东西吧,我这个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总之先收拾起来吧,兄弟们!”
“啧,我可不想和你做兄弟。”
“别闹了,我们当然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就义无慷慨,视死已如归”



“红头发爷爷,今天我看到四个好看的白衣服先生!其中有一个头发和爷爷书房里挂的好像哦~”

顶着一头于年纪面容不符的红发,老人将趴在他家矮篱上海的小丫头抱进小院,不轻不重的训斥了几句眼看小姑娘不高兴了就揉揉她发顶“你这丫头,又偷看爷爷书房。白衣服先生?先生可不能乱叫哦小鬼。”


“爷爷大坏蛋!先生叫起来多好听啊!别捏鼻子嘛…嘻嘻他们都是白头发哦!我还和他们搭话啦”

“嗯…说什么啦?”

“我看他们衣服穿错了,私塾里教过这叫左襟是不对的,是过世的人穿的最后一件衣服。我和他们说了,可他们却说自己没穿错!哼!那几个先生明明长得那么好看,脑子却不灵光。”

“他们没穿错。”

“啊!爷爷怎么也这么说!我可是好好听课了的!”

老人笑着抱起那气呼呼的小姑娘坐在藤椅上“他们没穿错,他们是在最前线的战士,那个军队都是这么穿的”

“诶?我想起来了,书房里那个漂亮的大姐姐也是左襟白衣服!她是谁啊她真帅气像话本里的大将军~可惜小姐姐是女孩子,私塾先生说女孩子不可能是大将军。”

看着说着说着就不高兴的小姑娘,老人一脸慈爱心里是真把这孩子当自家孙女了

“谁说女孩子不能当将军的,我的心上人她就是个将军,威武霸气的不行!”

“原来画像上的就是爷爷的心上人呀!村里人都说爷爷没有伴侣呢,那那个漂亮奶奶在哪里呀”

“她啊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是过世了吗?啊娘说过世就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那漂亮奶奶什么时候回来呢?”

“你阿娘肯定没告诉你,只要去了那个很远很远地方的人都是等不到的人。”

“那爷爷干嘛还要等,我最不喜欢等人了。如果是我肯定不等!”

“你这丫头,爷爷不是在等她回来。”

“啊?”

“爷爷是在等自己死心,可是这么多年她就一直在爷爷心头占着,霸道威武的不行。”

“诶?不懂爷爷在说什么?”

“等你长大就懂了。”

“你们大人都这么说!爷爷也变坏了!”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爷爷是坏爷爷,那小丫头要不要吃坏爷爷从记事带回来的糖啊?”

“嘻嘻,爷爷是好爷爷不是坏爷爷啦!”

小孩子就是好哄,老人望着天边红霞想到的还是战场上浴血的她,果然霸道的很。

“啊!?爷爷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他们要穿死人的衣服啊?”

“爷爷以前也是个军人,是给前线送物资的。爷爷的心上人是大将军领兵打仗最前方的将士,他们侦查剿除敌人一往无前。可是啊,就因为他们在最前方每一次能回来的都少之又少,而且战事结束尸山骨海,能找到尸体的也少之又少。所以他们都穿着人这一生中的最后一件衣服上战场。”


“唔……好难懂,不过爷爷以前是士兵那也一定很厉害吧!那爷爷怎么会在这里呢?”

“爷爷……爷爷不厉害…爷爷的心上人,为了救爷爷打断了爷爷的腿。”

小姑娘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突然流泪的老人,慌忙的揪起袖子给老人擦脸“爷爷别哭!是我不乖,爷爷别哭!”

“对不起,不是你的错,是爷爷。爷爷这么老了还是这么没用”

“爷爷不哭,爷爷你的心上人明明打断了你的腿怎么还说是救你呢!爷爷一定是觉得疼,我摔了一跤疼了都会哭的!”

“爷爷不是因为这个哭,她为了救我让我留在这里…我不听…这腿不怪她。爷爷是想她想哭的”


“爷爷真奇怪,阿娘说天黑之前要回去啦,爷爷不哭了。我明天再来看爷爷!对了爷爷我阿爹说朱砂有毒让爷爷不要再涂头发啦!不过爷爷红头发很好看!”




老树下几个叽叽喳喳的几个小孩围着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所以这就是那个爷爷最后睡觉的地方吗?”  

“这里面只有那位爷爷的衣服”

“啊?”

“悄悄告诉你们,奶奶我半夜里看到那个爷爷和他的心上人走了,第二天哪位爷爷就不见了。大家都说他过世了才给他立的衣冠冢”

“那位爷爷的心上人是不是和他说的一样好看?”

“好看,比哪位爷爷说的还好看”

“我以后也要娶那样好看的妻子!”

“人小鬼大的”

“奶奶…那四个白衣服先生,回来了吗?”

“奶奶也不知道,也许…他们这是没从这里路过”




#F4x古风的兼容性


试一下新笔刷

一开始只是想写过段子#